主页 > H蕙生活 >是反叛也是美丽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>

是反叛也是美丽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

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 是反叛也是美丽  穿环美学的另类想像

「人体穿洞」一词听上去好像有点吓人,像是现代叛逆的产物。但原来在5000年前的木乃伊身上已有人体穿洞——耳洞,「耳环」一词还曾在《圣经》裏出现过,证明人体穿洞并不是近代的新发明。国际人体穿洞师Maria Tash就认为人体穿洞一直都有种「empowering」功能,从古至今都有其象徵意义。

来自美国的Maria Tash受到印度及巴基斯坦设计艺术与人体穿洞启发,早在20年前便到纽约设立穿洞和纹身工作室,成为不少国际明星、名媛和时尚达人的指定穿洞师,好像Scarlett Johansson、Beyoncé和Miley Cyrus等都是她的座上客。不过Maria大学时修读的是天文学,其后做过一段时间和难民相关的工作,辗转下才和当时的男朋友在一个小镇开设穿洞和纹身工作室,没想到瞬间就成了媒体焦点。「可能当时走得比较前卫,市面比较少这类的工作室,所以很多人会开车好几个小时来找我。」

「你现在是否很像一头牛?」

很多人或许会觉得穿环是一种叛逆的行为,又或是纯粹是想装酷。「1990年代的文化确会让人把穿环联想到某种文化,但现在已经不是了。而且反叛虽然可能是穿环的其中一个因素,但只会是很短暂的影响,很快便会过去的。」Maria很清楚,是因为她是个曾经做过很多疯狂事情的女孩,14岁穿了第一个耳洞,之后再穿鼻环,母亲第一句就是问,「你现在是否很像一头牛?」但到了现在,她的母亲却觉得她的鼻环很美丽。「我想把大家都觉得很叛逆的事情变得edgy和美丽。」所以她自己设计珠宝,作品充满了各种环形的黄金耳环和镶钻耳饰,并拥有抗过敏特性,可配上各种开关扣和缀有装饰的耳托,品牌的经典钻石环形耳扣和单钻心形箭头的耳钉是最受顾客欢迎的。

让饰物成为自己一部分

Maria被公认为推动现今精品钻饰运动和人体穿洞的先驱,是因为她对穿洞有独特的看法和要求。就算是穿耳洞看似简单的工作,她也会提供个人化的造型谘询,为顾客挑选合适耳饰。「我们是第一个在打洞前做人体面形检查的,因为每个人的耳朵都有不同大小形状和倾斜度,有时你会发现你戴了耳环正面是看不到的,就是因为帮你打耳洞的人没有衡量过耳洞位置和耳朵及面形的关係。」

另外,穿环是一个不用做手术的整容。「可能有些人皮肤有伤疤,五官长得大小不一,就可以用穿环来掩盖这些小缺点,分散大家的注意力。」市面上很多穿耳洞的都会用上枪机,但Maria就坚持用一次性的针。「我们尽量都不会破坏皮肤组织,而是在皮肤组织与组织间的空缺置入饰物。」其实Maria设计的饰物非常精緻,她指很多人,包括她自己,都会让饰物跟着自己24小时,睡觉和洗澡都不会亦不用拿下,让它们成为自己的一部分。

那些环,各有故事

「我试过遇到不同的故事,有人离婚后把婚戒变成耳环,有人做了几十年行政工作突然要穿鼻环突破自己,亦有人想把亲人过身的骨灰变成钻石戴在身上。其实人体穿洞是为一个人重新赋予意义,是empowering的过程。」所以Maria说穿环看上去简单却是具有象徵意义的工作。「你可以单纯地觉得穿环的人很反叛,但这只是很表面的看法。饰物可以戴上亦可除下,是一个很有力量却不吓人的empowering方法。」 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