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艺生活 >与麻醉科擦肩而过‧陈世忠勇闯美医学 >

与麻醉科擦肩而过‧陈世忠勇闯美医学

与麻醉科擦肩而过‧陈世忠勇闯美医学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讯)陈世忠是典型的天才型学生,读书不费吹灰之力,却在小六评估考试(UPSR)及大马教育文凭(SPM)中大满贯,考获全A的成绩,同时顺利考上马大医学系,朝他的白袍梦想前进。毕业后,在政府医院实习的他敢敢挑战最複杂的学科―麻醉科,立志要成为一名麻醉专科医生,可惜后来医院没有空缺,他被发放到小医院坐冷板凳。当他完成了4年的强制性服务后,新加坡已迫不急待向他招手,因为年轻,他决定出外闯蕩,不再执着于麻醉科,最后在美容医学领域闯出一片天。天才型学生立志当医生望着眼前打扮时髦的陈世忠,很难想像他是一名医生,更没想到他来自乡镇,童年及少年时光都是在家乡度过。世忠出生于霹雳州爱大华莫珍歪新村,上有一哥一姐,父亲是油棕园园主,母亲则是一名家庭主妇。他笑说,小时候当大人问他长大后的志愿,他就会顺应“期许”答道:“医生。反正不是医生就是律师,这是大人希望得到的回复。”没想到这个随便说说,竟然成真,他凭着优异的成绩挤进了马大医学系。他很感恩,在朝向这个梦想前进时,并没有太大的挫折,甚至可以用“一帆风顺”来形容当时的念医生涯。他自嘲不是普通人,“我做人怪怪的,就像考SPM时,我念的是理科,却在报考时多选一科中国文学。”成绩放榜时,他不负众望,考获11科A的佳绩,但是这不足于进入大学门槛。为了拼本地医学系,他决定前往槟城念为期1年的大学预科班。傲人佳绩获马大录取他说,这个预科班制度才开跑不久,他无从参考,只能依照课程规定,修读与理科有关的课程如生物、化学及物理,最后凭着骄人的成绩,被马大医学系录取。无可否认,除了天资过人,他确实比别人多了一点运气,因为他身边有很多立志要当医生的同学,抢不到第一志愿,结果家里有些钱的就转去念私立大学,没钱的就无奈接受分配,不少就此转去念牙医系。马大医学系毕业后,世忠被分派到马大医药中心当实习医生,在2年内“呆”过6个科系,即内科、外科、儿科、妇产科、骨科及麻醉科,其中麻醉科让他蠢蠢欲动。“实习期很重要,因为它是菜鸟医生首次接触到真实的医生生活,与病患对话,在不同科系里汲取临床知识,从而发掘自身的专长,奠定日后的专科路。”麻醉科不简单病患安危一瞬间在老百姓的眼中,麻醉专科医生的工作最容易胜任,只是放药让病患睡着,但是世忠澄清并非如此,直言麻醉科是众多科系中最难念的一科。“麻醉是一门相当複杂的学科,以麻醉药为例,由于它极具危险性,如果使用不当,可致人于死地,因此病患的生命可说操控在麻醉医生的手中。”他指出,麻醉科的诞生,不但可让病患在舒适安全及无痛情况下接受手术,更令外科医生可以进行精密的外科手术,同时着手处理繁杂的疾病。“麻醉与外科息息相关,如果麻醉品质不佳,外科医术将无从发挥,加上手术当中有不可预计的种种状况,病患的生命安危就在转瞬之间,手术成功与否也与之挂钩。”实习生涯体验操刀在马大6个科系的实习生涯中,骨科可说是世忠最得心应手的一科,当时关姓教授评估他时,打了九十多分(满分为100),但他就是对这科提不起劲来,“干得好及有兴趣是两回事。”他提到,实习医生被骂是小事,但他把每一次的被骂被当作是一种成长,“其实只要摸清上司的个性,投其所好,就能减少被骂的份儿。”他笑着说道。“譬如说,有些上司希望下属能早到,那幺儘管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,当来到相关部门实习时,我都会在早上6点抵达。”他的机智,为他的人际关係加分不少。即使现在离开马大多年,他仍和一些教授保持联络,每当来到吉隆坡,他都会前往拜访他们,以及一群相处得极为融洽的护士。临别前为产妇开刀接生他说,大多数实习医生很少有机会操刀,但他是幸运的一个,例如在做骨科手术时,上司会让他上阵,同时在旁观察并提供协助。“我记得,当我即将离开妇产科时,上司问我要不要嚐试开刀接生,我当然求之不得,因为当时我只有自然接生的份儿,一般剖腹都由不得实习医生来做。”在等了多个晚上后,终于迎来一个没有併发症的剖腹分产个案,世忠在上司的协助下,顺利为这名产妇开刀接生,让他临别妇产科前,有了不一样的体验。大医院无麻醉空缺发配县级医院服务很快的,两年的医院实习生涯就结束,但是世忠还得履行两年的住院医生(medical officer)服务令。通常,新晋的住院医生会被调到其他政府医院服务,很少能留守原地,而世忠当时就趁机申请到麻醉科部门当住院医生,但是碍于各大医院没有空缺,他被发派到槟城的浮罗山背医院驻诊。他说,浮罗山背医院是一所县级医院,没有专科医生,与专科济济的马大医药中心大不同,若要跟随名师学艺,在那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“说得好听一些,县级医院比较注重实干耐用,少了一份正式,却换来一身铜皮铁骨。在这里,住院医生得身兼多科,遇到不明白的就得打电话向专科医生求助。若个案病情严重,医生就会直接召呼救护车,把个案送往槟城中央医院,车程大概是20至30分钟。”在县级医院驻诊的日子,因为医院小,个案比较普通,世忠相对比较空闲,但因为抢不到麻醉科名额,他心里有些郁闷,因而每週都到民歌餐厅去驻唱3个小时。“管它有没有酬劳,我就是要借唱歌来抒发情感,让自己好过一点。”无缘接触麻醉科决赴新国发展即使只是县级医院,也有遇到棘手的时候。世忠犹记得,,那一天他值夜班,突然接获不少的车祸伤者,打听之下原来敦沙顿路(浮罗新路)“死亡弯”发生学生巴士坠落山坡的交通事故,当时巴士估计载有44名缅甸籍穆斯林。“当时医院急召所有的住院医生回来参与救援工作,而我负责将病情严重的伤者转送到中央医院。医院一片鬼哭神嚎,看者心酸,医者更心痛。那次事故造成1死43伤,成了我从医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。”车祸两三个月后,即世忠踏入住院医生第二年,他再次被调到其他医院,虽然重临雪隆,但是医院规模更小,那是坐落在雪州乌鲁冷岳14英哩的政府诊所。这一次,他的心淡了,开始觉得离麻醉科愈来愈遥远,心想不知何时才能实现梦想?默默捱过1年后,他终于成为自由身,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政府医院或到私人界去开创未来。就在这时,新加坡医疗集团向他招手,以月薪1万新币(约2万7000令吉)邀请他到新加坡的诊所当普通医生,他思前想后,最终决定接受这项献议。钱景+兴趣发掘美医特色在新加坡,世忠先从普通医生做起,然后开始涉足美医项目,边学边做,同时也报考美医专业文凭(美国美容医学医学会)、大马美容医学(MAC)认证课程、韩国缝线拉皮技术、高浓度血小板血浆(Platelet Rich Plasma,PRP)训练等,这让他愈加发掘出美医的特色,兴趣接踵而来。他把美医形容为一门艺术,因为它能在不一样的脸孔上,施以各种技术及药物,再配合医生手艺,随之漂亮地呈现出来,“成品”让人赏心悦目。除了一展手艺,“钱”景也是催化他投入此行业的因素之一。当了美医医生后,他的薪水不再以月而是以日薪1000新币来计算,这让人见识到美医的庞大市场。回流大马设诊所今年1月,他回流大马,与另外两位医生朋友合股在新山五福城开了一间美医诊所,并以激光为主打项目。谈到激光脸部治疗,很多人会说这是有钱人的玩意,因为每做一次都得花上上千令吉,而且得做好几次,如果要持续性取得效果,就得长期治疗,如果收入不高,就只能望“激光”兴叹。世忠强调,他开设美医诊所,就是希望能平民化激光服务,例如他现在推广的双重激光―铷雅各(Nd―yag)及铒雅各(Erbiumyag),每一次治疗只需几十令吉,“亚航说人人都可以飞,我想说人人都可以做激光。”阳光洒在他脸上,脸庞留有鬚根却掩不住稚气,但他的抱负不因年轻而卑微,衷心希望他是另外一个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。陈世忠Prof i le30岁,来自霹雳州爱大华,毕业于马大医学系。天资聪颖,即使没甚幺念书,也能考获全优佳绩。自幼学习钢琴,热爱音乐,念医时不忘教会的词曲创作,其中一首《荣耀》诗歌受到香港福音机构的青睐。原本打算攻读麻醉科,后来在机缘下赴新加坡发展,从此爱上美容医学科。今年回流大马,开设美医诊所,有意打造连锁品牌,相信微整形会是未来的整形趋势。/良医‧文:唐秀丽‧2015.4.03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