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艺生活 >爱沙尼亚想用加密货币卖国债,请台湾政府学学人家世界最创新国家 >

爱沙尼亚想用加密货币卖国债,请台湾政府学学人家世界最创新国家

 

爱沙尼亚想用加密货币卖国债,请台湾政府学学人家世界最创新国家

ICO 到底是什幺?想必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都不清楚,简单来说,可以解读为是发行一种新的加密货币,常有新创公司会用来进行募资等活动。我们之前已经出过解释这个加密货币最新趋势的文章了,欢迎先看过再来阅读这篇文章。

比特币 ICO 到底是什幺?写个白皮书就能融资上亿,疯狂程度只有淘金热能比!

爱沙尼亚又来创新了!用 ICO 做国家信託基金,有没有搞头?

爱沙尼亚是远在欧洲的小国家,如果说「波罗地海三小国」,你可能会对它的地理位置有点概念。为什幺要聊爱沙尼亚?理解这件事会让你更能理解为什幺要谈爱沙尼亚议题和案例。

在今天爱沙尼亚的电子驻留计划主任 Kaspar Korjus ,在一篇媒体报导中透漏 爱沙尼亚政府最近有透过 ICO 来募集国家资金的想法 ,政府目前正在和业界做谘询,以太坊的创办人 Vitalik Buterin 就是这项计画的顾问。

Korjus 没有在这篇报导承诺任何事情,他只概述了潜在的 ICO 看起来有什幺前景,并表示下一步可能是一份白皮书,概述了这样一个加密货币的价值以及投资将被用于什幺地方。他们计画成立一笔政府和外部私人公司共同管理的资金,并用于投资公共部门的新技术,或是爱沙尼亚当地的新创公司 。

为什幺我们要看爱沙尼亚?对台湾有什幺帮助?

爱沙尼亚是个天然资源匮乏的小国家、複杂的政治历史、非常小的市场和人口、建国时间不长。这几个条件可以说是他们和台湾的共通点,台 湾会遇到的问题,他们也会遇到,但他们相较来说似乎很多事都处理得比台湾政府要快要好 。

当然,爱沙尼亚的产业跟台湾有根本的不同,他们的儿童从 7 岁就开始学习软体,国家方针也是软体立国,世界知名的 Skype 就是发源于爱沙尼亚。但他们 同为一个小国,比台湾更懂如何适应时代转型,并追求更高的国际能见度,也更勇敢创新 ,「因为一无所有,所以勇敢创新」,这句话是商周爱沙尼亚专访下的结论,反观台湾,我们有辉煌的过去,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事,让我们不敢勇敢创新?

爱沙尼亚拥有诸多的世界第一,包含全世界第一个在国会大选中採用电子投票的国家,海外居民均可以参与大选。全球第一个在国小加入程式设计课程的国家、全欧洲第一个採用单一税率的国家、全球第一个推出「数位公民」概念的国家、世界首座数据大使馆等等,现在他们可能又会多一个世界第一:世界第一个採用加密货币募集资金的政府。

这件事对他们的意义是: 大国太多,小国很难拿到国际的资金和投资,在加密货币还没有进入大国政府的思维前,他们抢先用这个方式募资 ,可以得到更高的国际关注度,同时又可以再次加强国家政府勇敢带头创新的形象,对 130 万人口就有 1 万多家新创公司的爱沙尼亚来说,这个国际形象的塑造当然非常重要。

台湾政府的创新思维、动力还不够,这也连带让台湾的产业界转不起来

要说的是,当台湾看见跟自己在相似处境的小国家正在努力创新,我们势必要重新思考自身在追「创新」的思维和做法,像 ICO 募集国家资金这个作法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参考?看起来是很棒,但金管会说不行啊,差距就出现在这。

台湾停滞这件事,反应在很多政府政策考量的迟缓上,例如我们都懂软体很重要,政府也知道,但却没有真正去推动软体的教育;或是我们明知物联网、Fintech、区块链的重要性,却又在法规上走向保守和封闭。 国家的政策当然不是产业唯一的依靠,但却是带起企业信心的关键因素 ,如果政府的态度不是表现出开放、创新,民间企业又怎幺敢毫无顾忌地往前冲呢?

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亚洲硅谷,当然,考量和现有产业结合绝对是重要的,但政府整体的创新动能和策略性的整体思维,目前虽然看似有了一些影子,却不完整也没有足够的能量带起国家整体的冲劲。希望政府能跳脱既有框架,和政治盘根错节的利益纠结,真正做些能带起台湾创新环境的举措和政策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